肩负劳动与家务责任的东德现代女性

2020-07-31 20:51:37 来源:趋势知名 作者:

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德国分裂成向资本主义阵营靠拢的西德,以及向社会主义阵营靠拢的东德。两者间的差异当然不只反应在政治层面,也在于社会与文化层面,例如性别角色。

肩负劳动与家务责任的东德现代女性

战后职场中「男性归来、女性退位」的现象不只出现在美国,也出现在同阵营的西德。这时的女性「模範形象」被设定为只要负责料理家务与照顾儿女的家庭主妇,工作则交给男性负责。成为家庭主妇甚至被塑造成一种优越的形象,表示丈夫一人的薪水便足以负担家庭开销。即使女性自愿外出工作,依据西德法律规定,直到1977年以前,妻子都需事先获得丈夫的许可。也因如此,直至接近两德统一的1986年,西德的职业女性比例仍仅有50.3%,反观东德同年的职业女性比例已高达91.3%。

肩负劳动与家务责任的东德现代女性

西德与东德仅有一墙之隔,职场中的性别角色却是两样情,甚至早在1950年代就有大量的东德女性投入工作。只是,造成这样看似性别平等结果的,并不是东德社会对于性别议题的关心。基于东德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,本来每个人就都肩负了创造集体利益的责任,而战后初期在柏林围墙尚未筑起时,大量逃往西德的东德人口更造成了其劳动力短缺的问题。棘手的是,此时的东德不仅正在进行战后重建,更在与西德进行实力较劲,因此所有能投入劳动的人口都极为可贵,不论性别。

肩负劳动与家务责任的东德现代女性

我们因此可以说,东德之所以有大量的职业女性,是因为社会缺乏劳动力,并不是因为东德的职场性别较平等。甚至可以说,东德的职场是性别不平等的,因为当时即使有大量的女性劳工,她们晋升的管道却受到了限制,无论在政府机关或是民营企业,管理阶层几乎清一色都是男性。此外,女性所从事的也多是当时认为较「女性化」的职业,例如护士与老师等,而纵使夫妻都有工作,家务重担仍落在妻子的肩膀上。换句话说,东德女性同时肩负了劳动与家务的责任。

肩负劳动与家务责任的东德现代女性

然而,双重重担压在女性肩上的结果,就是导致生育率下降,而这反过头来又可能导致未来劳动力不足的问题。有鉴于此,东德政府便开始鼓励生育,并降低职业妇女的工作时数,例如1972年育有三名子女的女性,每週得工作40小时,此标準于1976年降低至育有两名子女的女性。此外,东德政府不仅发给生育奖金,还广设托儿所,希望女性在生产后可以进快回到职场,这使得东德成为当时全球托儿所密度最高的国家之一。当时东德的托儿所从早上六点营业至下午六点,涵盖了多数劳工一天完整的工时,而费用由政府全额补助,父母只需负担子女的餐费,这大幅增加了父母愿意将子女送到托儿所的意愿:1955年只有不到一成的孩童被送至托儿所,至1980年代已有超过八成的孩童被父母送至托儿所。显然,东德政府的政策奏效了。

肩负劳动与家务责任的东德现代女性

女性劳动的普及化反过来影响了人们对于「贤妻」的印象:只需料理家务与照顾儿女的女性在西德被视为清闲的「少奶奶」,在东德却被看作苦命的「黄脸婆」。儘管这表面上的性别平等始于东德对于劳动力的需求,仍使这样的女性形象成为了当时「现代女性」的标竿,而这也不是没有好处:女性的视野因为工作而更宽广了、独立性也因为有收入而增加了。此外,从数据看来,东德女性从事医师、法官与公务员的比例也确实较同时期的西德高。对此现象,德国作家安娜.康明斯基(AnnaKaminsky)就在她的着作《东德女性》(FraueninderDDR)中提到:「要在东德成为一名现代女性,你不仅要有全职的工作,还要继续进修,以持续活跃于职场。此外,你还必须熟稔家务、善于下厨。对于子女,你必须是温柔的母亲;对于丈夫,你不仅帮他分担了工作,还必须是体贴的妻子。」

儘管当时的东德女性未能完全摆脱家务,但就女性投入职场这点而言,这个社会主义国家当时确实走在趋势的前头,着实搭了一趟顺风车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继续阅读
经典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