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汗棉花的起源

2020-08-03 05:09:23 来源:趋势知名 作者:

血汗棉花的起源

1780年代的欧洲人认为棉花产自西印度群岛、巴西、鄂图曼帝国和印度,但不会是北美洲。利物浦海关官员想都想不到棉花会从美国进口。美国怎幺可能生产相当数量的棉花?虽然棉花在这个新兴国家的南部是道地土产品,南卡罗莱纳州和乔治亚州许多垦荒者都种植小量棉花内销,但是从来不曾种来专供商业用途或是大量出口。毫无疑问,英国海关官员晓得,美国种植者利用他们广阔的土地和充沛的奴隶劳工种菸草、稻米、蓝靛和若干甘蔗,但不知道种植棉花这一回事。

当然,这是极大的判断错误。美国非常适合种植棉花。美国南方有一片广大地带的气候和土壤,吻合种植棉花的条件:有适量的雨水、合宜的下雨型态以及恰当的无霜期。敏锐的观察家注意到这股潜力:詹姆斯.麦迪逊(James adison)早在1786年,即上述事件的翌年,就满怀乐观地预料,美国将成为种植棉花的主要大国,乔治.华盛顿(George Washington)也相信,「那个新东西(棉花)的增产……对于美国的繁荣一定会有几近无限大的影响」。费城人坦奇.考克斯本身在美国南方是大地主,对美国种植棉花的潜力也有更细腻,但相当有力的评语。1794年,他注意到英国棉製造业者的快速扩张,以及西印度群岛棉花在圣多明各革命之后价格大涨,因此他断言「这个东西一定值得南方种植者的注意」。他特别感到振奋的是,英国工业家如斯托克波特的棉纺织业者约翰.米尔尼(John Milne),在1780年代末期远渡大西洋,亲来美国游说北美洲人士种植棉花。

果如这些追求个人利益的观察家预料,棉花种植很快就出现在美国广大农村。事实上,棉花在美国是那幺普及,以致于大家都忘了原先的事实--鄂图曼帝国、西印度群岛和巴西的棉花十分强大。事实证明皮尔暨叶慈公司看到十九世纪影响最深远的一项商机。

美国棉花种植能够快速扩张,部分原因是种植者运用他们的殖民先人种植「白色黄金」所积累的经验。早在1607年,詹姆士镇的垦殖者就已经种植棉花;到了十七世纪末,旅游者从赛浦勒斯(Cyprus)和伊兹密尔把棉花籽引进美国。整个十八世纪,农民不断从西印度群岛和地中海蒐集种植棉花的知识,试种从这些地区引进的棉花籽,但主要是供应自家使用。美国争取独立的动荡期间,种植者种植比较大量的棉花,来取代而今不能从英国进口的棉布,也让奴隶有事干,因为他们原先种的菸草和稻米突然间失去市场。譬如,南卡罗莱纳州种植者拉夫.伊萨德(Ralph Izard )就在1775年紧急下达命令:「种相当数量棉花,让我的黑奴有衣可穿」。

能够快速扩张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种菸草和种棉花之间的技术相当雷同;种植菸草所累积的知识可用来种植棉花。甚且,用来运送菸草到世界市场的某些基础设施,也可转用来运送棉花。十八世纪革命动荡期间,种植者和奴隶就在北美洲和西印度群岛之间穿梭,带回更多种植棉花的知识。譬如1788年,圣克罗伊岛一个奴隶的主人在美国刊登广告要卖奴,夸称这名奴隶「熟悉种植棉花」。在西印度群岛创立的奴隶―棉田模式,现在传布到北美洲大陆。

1786年,美国种植者也开始注意到,英国棉纺织品机械化生产的快速扩张,造成棉花价格激升。那一年,种植者种出第一批长纤维的「海岛」(Sea Island)棉花,这个名字得自位于乔治亚州外海海岛的棉花田,种籽是由巴哈马引进。这种棉花和本地棉花不一样,它有比较长且多絮的纤维,非常适合纺出细质纱线,製作上等布料,是曼彻斯特商人间抢手的货物。虽然说法不一,但很有可能是一位法兰克.李维特(Frank Levitt)跨出这一重要的一步。李维特出生在棉业大城伊兹密尔,避开美洲殖民地战乱搬到巴哈马,但后来又回到乔治亚州,重新取回他的土地,然后开始认真种棉花。其他人追随他的模式,「海岛」棉花开始在南卡罗莱纳州和乔治亚州沿海地区普遍种植。譬如,南卡罗莱纳州的棉花出口量从1790年不到1万磅,暴增到1800年的640万磅。

可是即使有奴隶帮忙,成果还是不足。种植者渴望能有一种机器可以更快捷地分开棉籽和纤维。1793年,伊莱.惠特尼(Eli Whitney)刚从耶鲁大学毕业,来到萨凡纳(Savannah)不到几个月,便打造了一架新式轧棉机,可以很快去除高丘棉花的籽。一夜之间,他的机器提升了轧棉效率高达五十倍。这项发明的消息很快就传遍各地;各地农民纷纷仿製。就和珍妮纺纱机及水力纺纱机一样,惠特尼的轧棉机克服棉纺织品生产过程另一个瓶颈。因此之故,只能用「棉花热潮」来形容,种植棉花的土地在轧棉机发明出来之后,售价涨为三倍,「 种植棉花的农场主人年收入翻了一倍」。

有了这项新技术助阵,1793年之后棉花生产很快就传进南卡罗莱纳州和乔治亚州内陆。于是乎,1795年,大量美国棉花首度运到利物浦;就我们所知,都没有被海关扣留。开垦者蜂拥进入本地区,许多人是来自贴近北方的美国南方地区农民,整个农村被搞得天翻地覆;这里从只有少数原住民和农民居住、只种勉强餬口粮食和菸草的地方,一变成为种植棉花的王国。

为了扩大生产,种植者引进数以千计的奴隶。1790年代,乔治亚州的奴隶人口几乎倍增,达到六万人。在南卡罗莱纳州,北部几个郡产棉地区的奴隶人数由1790年的2万1千人,20年后成长为70万人,其中1万5千名奴隶最近才从非洲引进来。随着棉花田扩张,南卡罗莱纳州北部四个典型种棉的郡其黑奴占人口比例,由1790年的18.4%,上升到1820年为39.5%,到了1860年已经是61.1%。直到南北战争爆发,棉花和奴隶携手并进、同步进展;英国和美国已成为新兴的棉花帝国两大轴心。

奴隶比任何人更了解棉花产业光鲜面底下的暴力基础。如果有机会,他们会鉅细靡遗地作证,揭露它的残酷。约翰.布朗(John Brown)是个逃亡的黑奴,他在1854年回忆是如何「遭到牛鞭……鞭打」,以及监工是如何「追杀逃亡的黑奴」。他记得,「英国市场(棉花)价格一涨,可怜的奴隶会立刻感受到,因为他们被逼得更紧,皮鞭不断地抽打下来。」另一名奴隶亨利.毕布(Henry Bibb)永远忘不了可怕的暴力:「监工的号角一响,全体奴隶集合来目睹我受罚。我的衣服被扒掉,被迫面朝地趴在地上。四支柱子钉在地上,我的四肢绑在上面。然后监工拿着鞭子抽打我。」

英国棉製造业的扩张要靠大西洋彼岸的暴力。棉花、空旷的土地和奴隶制度环环相扣,利物浦棉花商人威廉.罗思本六世(William Rathbone VI)1849年到美国参访,在家书中向父亲稟告:「黑奴和此地每件事都随着棉花浮动。」奴工的重要性使得《利物浦纪事报暨欧洲时报》(Liverpool Chronicle and European Times)发出警告,如果黑奴获得解放,棉布价格可能涨两、三倍,对英国伤害甚鉅。残暴的恫吓像梦魇压在美国数百万奴隶身上,这种暴力假若结束,则是从棉花帝国大发横财的人士挥之不去的梦魇。

【书籍资讯】
摘自《棉花帝国─资本主义全球化的过去与未来》

血汗棉花的起源
数位编辑整理:朱玉莹
Photo:Kimberly Vardeman,CC Licensed.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继续阅读
经典推荐